2022卡塔尔世界杯葡萄牙会不会无缘16强(葡萄牙世界杯止步十六强)

2022卡塔尔世界杯葡萄牙会不会无缘16强(葡萄牙世界杯止步十六强)

如今,货币政策对经济增长、家庭增收的作用非常有限。

其一,当前主要问题是供给端受疫情相关的约束。

三月开始的这波疫情,一些城市封城封路,企业被迫停工停产,供应中断,产能塌缩,销售崩溃,经济停摆。这次对上海市民的生活物资供应冲击很大,对长三角的半导体、电子及汽车配件的生产和供应打击很大。

根据中国邮政局数据显示,3月中国快递发展指数为251.1,同比下降7.1%,主要快递企业分拨中心吞吐量指数同比下降近20%。4月中旬全国十个大城市的地铁日均客流量与2月末相比下降超过40%。4月第一周,全国公路货运指数下降超过12%,全国涉及十多个省市的快递一些地区无法发货。

供给被制约,给贷款也没用,企业不需要、也不敢要。就像去年,美国遇到供应链危机,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说,货币政策对这个问题无能为力。

这次疫情可能降低了市场对整年宏观经济的预期。如今,疫情相关是宏观经济增长的最大约束。所以,如何摆脱疫情阴霾是人们恢复信心的前提。怎么摆脱?

如今,社会有个共识,就是用生命损失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社会经济效益。其实,经济效益最大化就是生命损失最小化。经济学家梁建章已经有专业论文分析:如果死亡率如3月的新加坡、越南在万分之五以内,人均寿命减少一天。而人均GDP每减少1%,人均寿命减少5天左右。不过,有些人看不懂、也不同意。

没关系,我们可以落实到一个最现实的问题:我们迟早一天还是要回归到正常生活吧?我们迟早一天要摘下口罩生活,告别一轮又一轮的核酸,摆脱突如其来的封城。孩子盼着正常上学,老板苦苦支撑希望早日开张,很多工人还要重新就业养家糊口。推迟的结婚、推迟的生育、推迟的留学、推迟的葬礼不能无限期地推迟。

那么,接下来要做的是,尽快努力地创造恢复的条件。具体来说,政府尽快大力采购有效的疫苗和抗病毒药物,要建设大量的重症病床;关注老年人、基础病患者和弱势群体;拿出一笔疫情保障基金补贴普通家庭,同时保障生活物资供应。

我们每个人手握狼牙棒,难道还会怕门口的野狗?每个家庭有粮有米、有疫情基金、有靠谱药物,还会担心吗?这些条件将死亡率压制在流感之下,甚至与雷击、车祸、一个概率水平,还会担心吗?有些人还会,但至少当下的很多争论、焦虑和困苦会消失,届时政策空间要大得多。抓紧时间,多干实事,创造好条件,老马能识途,民众心中自有数。所以,防疫政策的目标是为个体的选择创造有利的条件,最终让每个家庭过上正常的生活。这是今年解除约束、提振信心和经济复苏最关键的政策。

其二,失当的货币政策可能加大风险。

从去年四季度开始,央行已经两次降准三次降息,今年一季度和三月份的货币供应量都相当充足,但主要问题在结构性上。如果延续货币宽松,结构性风险会增加。

先看外部。如今中美两国的货币政策相向而行,美联储3月开始加息,5月大概率加息50个基点,同时开启缩表。今年美元指数持续上升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下跌的压力还会增加。4月21日,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.46关口,续刷去年10月以来新低。之前,4月11日,两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倒挂,这是自2010年6月11日以来首次出现倒挂。所以,在美联储决心抑制高通胀、加速紧缩的当下,在中国出口增速和结售汇顺差下降的当下,货币政策需要更加谨慎,降低汇率下跌和资本外流的风险。

再看内部。去年,货币对基建克制,对房地产抑制;今年一季度,继续抑制房地产,靠大基建来稳经济。如今,大基建稳经济,宏观数据上还可以,但微观结构性问题更加突出。主要问题:一是基建投资的收益率持续下降,挤出效应增加;二是涓滴效果不明显,央企、银行及员工收入增加,普通家庭的增收效应不明显,容易强化收入差距;三是大量资本进入结构性账户,未必会大幅抬高物价,但可能再次冲击房地产市场。

过去十多年,房地产是商业银行信贷投放的第一大领域,房地产也在持续宽松政策下泡沫化。这两年,全面整顿房地产,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。2020年下半年开始实施的“三道红线”和2021年开始实施的“五档分级”信贷政策,这两项政策直接限制了信贷流入房地产市场的总量,全国房地产市场进入寒冬,恒大等大型房地产出现债务危机。

今年一季度,超过一百个城市松绑或取消限购、限售、限贷政策,超过一百个城市的商业银行降低了个人住房贷款利率,但是,中央银行层面对房地产市场的信贷限制没有解除,房地产市场在疫情之下塌方。

现在很多人在讨论,要不要调整“三道红线”和“五档分级”,以拯救正在崩溃的楼市。经济学家盛松成表示,对于三道红线不达标的房地产企业,监管部门可以考虑按当前的指标维持6个月不上升的前提下继续提供贷款。

房地产问题在信贷非市场化配置、单一的土地供应和央地财政分配制度上,需要通过深层次的银行、土地和财政制度改革来解决。在现有的制度空间下,房地产容易一管就死、一放就胀。过去,房地产以非市场的方式泡沫化,如今又以非市场的方式终结泡沫。这也算是用魔法打败魔法,但魔法终归不是正途。正途,一是银行、土地和财政制度改革,二是去除政策五花大绑,法制化、市场化监管;三是政府用国有土地大规模建设保障房。

其三,财政政策比货币政策更加有效,但是关键是钱要用对地方。

进入三月,央行货币政策趋于谨慎,3月没有下调中期借贷便利利率,4月降准只降了0.25个百分点,同时没有下调LPR。央行更强调平衡结构性,比如,对一些城商行和农商行额外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.25个百分点,以支持小微企业和“三农”;又如,1000亿再贷款投放交通物流领域,创设2000亿元科技创新再贷款和400亿元普惠养老再贷款。

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称,央行上缴利润效果胜过降准,有利于提振有效需求。什么意思?今年央行计划向中央财政上缴1万亿左右利润,截至4月中旬央行已上缴6000亿元。这笔钱,可以理解为铸币税,也就是财政扩张,主要用于留抵退税和向地方政府转移支付。

现在这个关键阶段,财政理念要根本性转变:从基建投资型的功能财政转向民生福利型的平衡财政。平衡财政,一不能货币化,过度借债;二要用对地方。怎么用好财政,在当下非常关键。具体做法,我之前说过多次:

一是央企、国企大规模上缴利润,划拨资本,充实社保基金。央企国企,是全民资产,其利润本质是全民缴纳的税收。大疫当前,家庭收入艰难,央企国企要有担当,为普通家庭承担社保,家庭才敢消费和投资。

二是地方财政用国有土地大规模建设保障性住房。有人说,中国人多没有这个条件。中国和新加坡是世界上最有条件提供保障性住房的两个国家,因为这两个国家都是国有土地制度。

有人说,新加坡经济条件好。新加坡在六七十年代不富有的阶段就开始大规模建设保障性住房,而且新加坡的人口密度比中国还大。有人说,现在地方政府没钱。但今年地方光专项债融资就超过3万亿,只是主要投向了基建。

三是中央财政大规模补贴普通家庭。财政这笔钱投入基建,不如直接发给家庭。怎么发?现金>消费券>退税。疫情两年多了,现在退税效果没有那么好了。为什么?中国个人所得税只占一般财政收入总额的7%,很多劳动者达不到纳税的收入标准。这样,退税直接退到普通家庭手上的额度非常有限,而且难以退到低收入家庭。中国退税主要退给企业,但很多小企业倒闭、歇业、没有营业收入和利润,税基都没有或者减少,这样退税能够退到小企业身上不多,然后转化给普通家庭就更少了。

疫情大流行的第一年,很多国家和城市给普通家庭发现金和消费券。有人担心通胀。直接印钱给家庭的国家出现了通胀,但也比直接印钱给一部分家庭更强,毕竟通胀更加均摊。只是最好是不要直接印钱,只要财政来自税收而不是印钞机就不会通胀。因为这笔钱普通家庭不花,政府、国企同样花出去。中央财政负债率比很多国家都低,能够实现不通胀发钱。中国香港前后给家庭发了两轮抗疫基金,3月三次疫情每个人发了8000港币消费券。这对香港4月消费提振比较明显,目前下达额度的80%已消费。最好的方式是不透支发现金,个人可以最大化地安排这笔钱。这就是老马识途之二。

所以,稳经济,从过去稳地产,到现在稳基建,下一步要稳就业、稳消费、稳家庭收入——更为根本。

最后,四月清和,南山分明,别跟自己较劲。

2022卡塔尔世界杯葡萄牙会不会无缘16强(葡萄牙世界杯止步十六强)

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学习巴巴网立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ushibaba.com/82370

如若内容造成侵权/违法违规/事实不符,请联系学习巴巴网进行投诉反馈,一经查实,立即删除!
(0)
上一篇 2022年10月30日 02:17:56
下一篇 2022年10月30日 02:18:49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